所有的剑,就象一股洪流。

    随着剑祖的意念在空中飞转。

    李姝辰见状,拉了莫凼轮一把,“快跑!”

    话还没完,虚空中的无数剑影突然如箭雨一样铺天盖地而来。

    如此强大的杀伤力,可谓恐怖之极。

    好在李姝辰够机警,拉着莫凼轮本能地一扑,两人双双窜入一个不大的洞穴里。

    刷刷——

    背后,无数的剑从空中飞射过来。

    深深地插入坚硬的巨石上。

    两人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他们稍微迟缓零点几秒,恐怕就在被万剑穿心了。

    剑祖的实力这么强悍,总让人心惊胆颤。

    太恐怖了。

    两人远远听到一阵哀号,估计不少人中招。

    好在秦穆等人身手不弱,还能抵挡。

    众人之间,实力最强的要数何臻瑶,她看到对方的万剑归宗,不禁全力一击。

    一股磅礴无比的强大气势,直接将所有飞射来的剑全部挡在数米之外。

    秦穆和程雪衣两人双双联手,各显神通。

    浅宇轩暗自焦灼,不过以他天阶巅峰境界的实力,也不至于被乱剑杀死。

    剑祖的那些弟子,一个个匍匐在地上,虔诚不已。

    那无尽的剑流,突然一个回旋,冲向山峦之巅。

    轰!

    那股剑流,居然直接将山峰洞穿。

    众人无不哗然。

    剑宗显然有些故意的成份,想震慑一下这些人。

    不过这一招自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果然,剑流穿透山峰,再次冲向天际。

    何臻瑶冲着虚空的老者道,“老家伙,把这个给我,其他的都归你?!?br />
    她只要秦穆就行了,这个偷看自己洗澡的家伙,一定要亲手弄死。

    虚空的老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冷冰冰地吐出一句话,“犯我剑宗者,死!”

    靠!

    这个老家伙好不讲理。

    何臻瑶是什么人物?

    既然你不给面子,她也不会跟你服软。

    万剑归宗又怎样?

    很牛逼了吗?

    无敌了吗?

    何臻瑶怒喝道,“要不是看在你一把年纪的份上,我早就灭了你?!?br />
    擦,年轻人说话就是这么拽。

    这个何臻瑶也太霸气了。

    剑祖听了,自然心里不爽。

    “小娃娃,你未免口气太大了吧?”

    “既然如此,我就先杀了你,再杀九族这些人?!?br />
    “打就打,谁怕谁?”

    何臻瑶把琴一竖,当成琵琶在弹。

    一曲《天魔杀》从指尖间倾泻,只见那纤纤的细指,仿佛令人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可天魔杀那曲子,却是杀人的刀。

    几个沉沉的音调,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

    咚——咚——

    看似婉转的声音,突然有如千军万马而来。

    铮铮之音,令人不寒而栗。

    剑祖脸色大变,“天魔琴?你是天魔传人?”

    何臻瑶道,“现在知道未必太晚了点吧?今天我以天魔传承,斩杀你剑祖?!?br />
    对方愣了下,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区区一个后生之辈,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以我现在的实力,纵使天魔在世,那又如何?”

    “无知小辈,受死吧!”

    剑祖雪白的眉头一抖,双臂有如太极一般划了个圆,天际那道剑流再次铺天盖地斩杀过来。

    咚——咚——

    何臻瑶面不改色,以天魔杀全力抵挡。

    成片的刀芒,纷纷击杀对方的剑流。

    霎时整个主峰之上,传来一阵络绎不绝刀剑之声。

    看到两人大战,秦穆给程雪衣使了个眼色,两人齐齐出动。

    秦穆手里的真气之剑,凌空而来,斩向剑祖的后背。

    程雪衣,浅宇轩哪敢怠慢?

    纷纷出击,希望以四人之力,斩杀剑祖。

    没想到剑祖临危不乱,万剑归宗大法,将上万剑残剑废铁,以及九大神剑和天子剑,全部操控起来。

    一道道凌厉的光芒,从天际斩落。

    幸亏了是秦穆他们这样的强者,如果换上其他人,估计早就被剑流击中。

    万剑分尸。

    秦穆他们这样的强者,勉强可以抵挡。

    剑祖看到四人联手,不禁勃然大怒。

    越发加紧操控那道洪流,不断地虚空中穿梭。

    剑流所到之处,无不斩杀殆尽,根本不曾留下半个活口。

    轰——

    强大的剑流穿透山峰,再次整个山头炸出一个巨大的洞口。

    秦穆等人纷纷而起,三人齐齐出手,全力一击。

    集两大巅峰强者以及秦穆之力,就算剑祖这样的强者,也不禁忌惮三分。

    剑祖突然转身,将那股剑流杀向何臻瑶之后,双掌一推。

    轰隆——

    三人居然生生被剑祖强大的实力击退。

    何臻瑶一声怒吼,“无耻!谁让你们出手的?”

    “等我灭了这老家伙再找你们算账!”

    只见她把天魔琴朝虚空一扔,身影突然化作一道诡异的幻影,并随手一拂。

    一股滔天气浪奔流而来,有如洪水巨浪一样,袭向剑祖。

    剑祖愤怒了,这些人居然联手对付自己!

    说实在的,他对九族这三个年轻强者并不在意,只是天魔传人的存在,对他而言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看到何臻瑶又偷袭自己,不禁一掌荡开秦穆等人,他的双掌一晃,一道人影直奔何臻瑶。

    蓬——

    这一掌,拍得结实。

    饶是何臻瑶这样的强者,也被生生拍飞出去。

    她的身子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才落到地上。

    何臻瑶捂住胸口,“你——”

    她没想到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这么多。

    噗——

    吐出一口鲜血,何臻瑶拔地而起,“杀了你!”

    一道身影跃起,再次抱着天魔琴。

    这一刻,何臻瑶带着愤怒,十指飞弹,怒意无边。

    天魔杀比刚才更盛,只是没过多久,又换上断情曲。

    刹那间,整个天空中到处都是她那宛如刀芒一样的琴音。

    你有万剑归宗,我有天魔杀,断情曲。

    盛怒之下,她的双目变得通红,长长的头发一甩。

    刷——

    就在那一瞬间,原来乌黑秀亮的长发,瞬间变得雪白如霜。

    而且这些长发,象飞针一样刺来。

    眨眼的工夫,白发已经长到十来米。

    白发加琴音,让整个世界变得充满无尽的杀机。

    剑祖脸色大变,“你居然入魔了!”

    何臻瑶魔气滔天,张牙舞爪,“我杀了你!”

    断崖下方的那些剑祖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无不傻傻地望着虚空。

    这个草原第一美女,居然是天魔传人。

    而且她已经彻底入魔。

    这样的状态下,她绝对是六亲不认,见谁杀谁。

    剑祖驾驭着那股剑流,万剑齐发,刷刷地斩向何臻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