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夜帝深宠:锦绣天下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突然吐血
    新皇登基后才回了京城,听毅王妃的意思。此次她回来,是为了她的亲事。

    只是苑苑不明白,骆夫人跟她亲昵个什么劲儿,人家堂堂郡主,怎么说也不可能给骆启霖做妾。更何况,毅王府也不符合她那身家清白,门第不高的要求。

    除非,她是想让琳琅做正室。

    叶思远虽是帝师,却远远比不上手握兵权的毅王,而且,在平凡叛乱中。毅王还劳苦功高,如今更是荣宠加身。

    思及此,苑苑不禁有些无力。不是她不想和婆婆好好相处,而是骆夫人的所作所为,实在让她喜欢不起来。

    整场宴会,苑苑都机械的应付着众人。如今,她侯夫人的身份,足够让人想要讨好。只是,她实在不喜那些功利异常的谈话。总觉得尴尬异常。

    宴会还没完,叶家的仆人就跌跌撞撞的跑来,扑倒苑苑脚下:“小姐,大事不好了!”

    仆人那一呼,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苑苑让人扶了他去了隔壁房间。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苑苑语气淡淡,但是紧握的双手被暴露了她紧张的心情。

    “夫人她,她醒了!”

    “她醒了,你急什么……”苑苑预感,将有不好的事发生。

    “夫人醒了片刻,之后吐了一口血又昏睡过去?!?br />
    轰的一声,苑苑的脑子差点一片空白。杜氏一年多前伤了脑子,昏迷不醒。但是药王诊断,她变成了植物人。

    可是无缘无故,她为什么会突然吐血。

    “快,准备马车,我要回府?!彼胫苯悠锫砘蛘哂们峁Ψ苫厝?。但是今夜骆家宾客骆集,她要是真这么做,只怕又变成京中众人的谈资。

    苑苑赶回叶家,叶思远已经从宫里请了太医回来。诊治没花多少功夫,太医就给出了诊断结果。

    “中毒!”

    可是杜氏已经卧床不起了,还有谁会处心积虑的害她。

    除了赵念,苑苑想不到其他人。

    看着太医给杜氏开了药,解了毒。苑苑提着剑带着一众家丁去了赵念的院子。

    上次苑苑放过她,是因为杜氏突然阻拦,没想到,她不仅不收敛,反倒愈发放肆。

    这一次没人阻拦,苑苑很顺利的进了院子,直接抓了她关进柴房。

    赵念被苑苑闹过那么一次,再看到苑苑气冲冲的提着剑,吓得腿软。

    “大人,妾身犯了什么事,大小姐一个出嫁女,凭什么关我?!?br />
    叶思远定定的看着她,看得她一阵心虚。新帝登基之后,叶家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

    虽然叶思远有心认她做义女,给她找个好人家??墒且端荚堆〉亩韵?,要么是寒门学子,要么是小门小户。

    哪里比得上叶家富贵,虽然在叶家她也没有过过铺张的生活,但是也比那些的小门小户好了不知多少,她怎么会愿意。

    身边的老嬷嬷告诉她,老爷正当壮年,不可能一辈子没有女人,只要夫人永远醒不来,她就有机会。在老嬷嬷的帮助下,她在杜氏的药里加了一点料。

    本来她算好的是杜氏会一睡不醒,没想到她居然吐血了。惊动了苑苑。

    “大小姐,虽然你是侯夫人,可你已经出嫁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难道你要管自己父亲的内宅吗?”

    赵念觉得,有叶思远在,只要她打死不认,苑苑也不能对她如何??上?,她错了。叶思远本来就对她没什么维护之意,带她来京城,也是存着把她送出叶家的心思。

    既然苑苑怀疑是她对杜氏动的手,叶思远就不会为了她和苑苑反目。

    叶思远走了,不发一言。赵念突然一阵慌乱:“大小姐,你……你不能杀我,我是你庶母?!?br />
    “赵念,时至今日,我以为你已经懂了。没成想,你还是这样异想天开,自以为是?!?br />
    “你……你要怎么样!”

    “你说呢,留你到现在,已经是很仁慈了,凭你三番四次的想要我娘死,要不是因为你是故人之女,你要在坟头的草都有三尺高了?!?br />
    从那日以后,叶家少了一个人,只是,赵念很少在京城的贵妇圈出现过。她的消失,没有人注意。

    叶家没了赵念,气氛又回到以前,虽然杜氏仍是卧床不醒。家里的主子也只有叶思远一人。

    但是因为苑苑?;乩?,虽不热闹,倒也温馨。

    绿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可不是小姐,我家小姐在那边呢?”说着,冲苑苑的方向努努嘴。

    已为人妇的苑苑,变化可谓翻天覆地。五官长开,妩媚动人和端庄大气两种气质在她身上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那妇人见苑苑气度不凡,没来由的有些慌乱。

    “敢问夫人贵姓,我怎么不记得叶家有这个亲戚?!?br />
    短暂的慌乱过后,那妇人拿出了一块玉佩,苑苑眼眸黯了黯,“进去再说吧!”

    那玉佩苑苑知道,是外祖父还在世的时候,每个人给定做的一块。叶仲清的那块,在苑苑七八岁的时候,强行拖他去掏鸟窝,从树上掉下来,摔掉一块。

    那妇人带的那块,就是叶仲清的那块。

    进了叶家,苑苑让人去请了叶思远。下人上了茶,让那妇人稍作休息,才把谈话切入主题。

    “夫人,你从何处来,为何会有家兄的贴身玉佩?!?br />
    “小妇人兰州人士,娘家姓陈,与叶将军算是故人。前些日子,突厥突袭兰州,家父家母不幸罹难。小妇人幸得叶将军照顾,便给了小妇人信物,让我进京?!?br />
    苑苑双手时不时的敲击着桌面,陈氏的话她无法判断真假。并且她只说了娘家姓陈,却没说夫家姓什么。

    但是她的身孕却无法掩藏。苑苑不知她隐瞒的用意何在。

    见苑苑不说话,陈氏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封面是苍劲有力的几个大字:苑苑亲启。

    这是叶仲清的字迹,苑苑能分辨得清。

    信里,已叶仲清的口吻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说,他如今在西北边境打了几场小仗,表现不错获得了主将的欣赏。

    一年下来也升为了一个校尉。再则,他也交代了陈氏的身份。陈氏的丈夫和他是战友,在一次敌军突袭中遇难,临死之前拜托他照顾好他妻子。

    她在兰州已经没有了亲人,他才动了把她送到京城的心思。

    苑苑细细的看了两遍,在末尾,他交代苑苑给陈氏一个安身之处,让她平安的产下孩子。

    但是,却没有提及关于杜含玥一丝一毫。难道他没有收到她寄去的信。

    苑苑不知道的是,在写这封信之时,叶仲清打了多少遍草稿,都觉得不甚满意。

    杜含玥么,那个永远安安静静的女孩子,从小在杜家就算受了多少不公都一副隐忍的样子。

    他从来没想过和她有男女之情,但是收到她的信之时。心里的欣喜是怎么回事。那种感觉,就好像你从来没期待过的馅饼,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砸得晕晕乎乎。

    临回信之前,他也看清了自己的心思。就算他之前对她没心思,但是收到她的信之后,也有心了。

    “夫人确定家兄只给了一封信?!?br />
    苑苑狐疑的目光在陈氏身上上下打量着,陈氏脸色一白:“叶小姐,将军确实只给了我一封信,小妇人不敢藏私?!?br />
    许是他对杜含玥没心思吧,苑苑如是想。只是,可惜了杜含玥一片赤诚之心。

    临走之前,苑苑和叶思远商量了一下,把陈氏安置在叶家的轩澜院里,安排了四个丫鬟在院子里伺候。

    苑苑不放心,又留了两个心腹守着:“陈夫人,在家兄回来之前,就委屈你暂住叶家了。往后有什么需要,就和伺候的嬷嬷说,叶家能满足的就尽量满足?!?br />
    “幸得叶小姐收留,小妇人不觉得委屈?!?br />
    苑苑颌首浅笑:“如此,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往后陈夫人没事尽量不要出院门。叶家现在没有当家主母,家里只有你与家父,难免不便?!?br />
    “应该的,小妇人定不会给叶小姐添乱?!?br />
    回程的马车上,苑苑又细细读了叶仲清的信。字里行间尽是报喜不报忧,苑苑也曾过过把脑袋别在裤腰的生活。但她那时候,并没有牵挂的人,也不懂什么是善意的谎言。

    这一世,有了牵挂和温暖,她也能理解叶仲清的一片苦心。从字里行间,她亦能想像得出战场的危险和苦累。

    回到城南,骆启霖还没回府。自新皇登基之后,骆启霖管着诺大的吏部,琐事繁多。每天都忙到深夜,苑苑已经很少在睡觉之前见过他了。

    还没用晚饭,院子里就来了一个故人。那人一身素白衣裳,飞檐走壁,颇有仙风道骨之感。

    苑苑说中的坚果冲着那人飞了出去,屋顶上那人闷哼一声,应声落地:“师姐?!?br />
    “你是哪个长老的弟子,我怎么没见过你?!?br />
    “去年新入门的弟子,现在三圣门下?!彼底?,他拿出了证明身份的令牌。

    苑苑淡淡的瞥了一眼,确定那是天山特制之后,便归还于他。

    “你风尘仆仆的赶来,所为何事?!?br />
    那人吞吞吐吐:“这是个噩耗,师姐你要有心理准备?!?br />
    苑苑的脑子“轰”的一声,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掌门他重伤了,现在天山的大权握在大师兄手里?!?br />
    “师父他怎么了?”天山老人走之前把内力给了她一半,大师兄又是野心勃勃之人,若他只是趁机掌控了天山,苑苑倒还能接受。

    但是,怕就怕他丧心病狂,对师父做出什么事来。那她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师姐莫动肝火,还是早日动身为上?!?br />
    “好罢,你先下去歇息,明日我们就出发?!痹吩芬簿醯盟弊攀Φ艿拿媸?,实在丢脸。

    当夜,苑苑破天荒没有早睡,而是特意等着骆启霖归来。

    “天山出事了,师父有难,我必须得去一场?!?br />
    骆启霖把她拥到怀里,恋恋不舍:“今夕不同往日,你不再是叶家的随性的小姐,要走,可有做了安排?!?br />
    苑苑把脸埋在她怀里,瓮声瓮气的“嗯”了一声?!拔胰寐梯喟缱魑?,呆在府里养病,你尽量护着些,我很快回来?!?br />
    “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