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旧城半醉爱未眠 > 第198章 彻底翻盘大换血
    黎梓落要迟几天回蓉城,一来是黎梵快开庭了,他留下来帮她处理一些事情,另一方面江城m酒店最近变动比较大,所以他亲自在这待几天稳稳局势。

    而我似乎已经开始进入他助理的角色了,第二天他就开车载我去酒店,不是把车停在门口,而是直接开了进去,我光明正大的跟在他屁股后面做他小跟班。

    酒店所有人都有些不可置信,可我管不了别人怎么想我,反正没几天我就要走了。

    黎梓落让我趁这几天时间把该交接的交接好,手上的大客户群体才搭建好,过度给别人需要时间,让我回蓉城后暂时继续维护一段时间,再慢慢过渡。

    我点点头,他到酒店以后就去楼上了,我们就此分开。

    一直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他打了个电话给我,让我忙好直接来三楼吃饭。

    我到了三楼后,被餐饮部的同事带进了酒店内部的一个豪华包间,进去后赫然发现那是一桌子领导??!

    我当时就愣了一下,他们没开始吃饭,还在很热烈的谈着事情,黎梓落身旁有个空座,见我进来说了句:“过来?!?br />
    所有人都看向我,这些领导当中有些我认识的,比如周瑾,杨青芳,方承然,我们部门的宗经理,还有餐饮部老大我也是见过的,当然另外几个生面孔我不大认识。

    我落落大方的走到黎梓落面前,对大家颔首微笑了一下,在坐的都是摸爬打滚多年的老人,即使心中有疑问,面上也都很自然的样子。

    周瑾坐在黎梓落的另一边,我的旁边坐着方承然,他倒是一如既往的随和,问我:“忙完了?”

    我笑了笑:“是啊,今天事情有点多,耽误了一会?!?br />
    随后就上菜了,我才知道那几个生面孔便是其他部门接替上来的新领导班子,这也算是江城店大换血后,所有主要管理层的一次聚首。

    只是没想到黎梓落会叫上我,开席前,黎梓落简单的说了几句,大意是让大家以后跟着周瑾好好干,给大家打打士气之类的话。

    这种场合就免不了要喝酒,服务生在替我倒酒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眼黎梓落,他并没有什么反应,所以我也同大家一起举杯。

    喝惯啤酒的我,总觉得白酒火辣辣的难下口,特别难喝,当然都是领导在,我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尽情的装个逼,淡定再淡定。

    喝了一杯后,黎梓落突然向众人说道:“这是我助理,白凄凄,也是你们江城店这边出来的,多的我就不介绍了,你们好几位对她应该都比较熟悉了,后面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直接和她对接,我相信她到总部以后也会竭力给你们做好支撑工作?!?br />
    说罢拍了拍周瑾的肩膀:“到底是周总这边出来的人,以后沟通起来也会更加方便?!?br />
    周瑾点点头,黎梓落转头淡笑道:“小凄?!?br />
    我立马会意端起酒杯站起身:“在坐的都是我领导,很多之前都带过我,我对江城店还是非常有感情的,以后虽然不在一起工作了,但都是一家人,也希望我以后能更好的配合各位领导的工作,让咱们江城店的业绩名列前茅,我敬大家!”

    其他领导纷纷附和说了几句场面话,我喝完酒放下酒杯,黎梓落拿过我的碗盛了一碗汤给我,周瑾瞥了一眼不动声色,我赶忙低头喝汤,方承然笑道:“当时那一届新员工里,白凄凄的确给我印象最深刻,那时我和周总就说这姑娘有韧劲,是做事的人,没想到进步这么快?!?br />
    黎梓落但笑不语,宗经理附和道:“这个倒是真的,别看她年纪小,做事认真起来,还真比很多老员工都强?!?br />
    杨青芳也点点头。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夸我,搞得我直飘直飘的,顿时觉得我就是个人才啊有木有,我这人吧,不经夸,这一夸我吧,开心的我都要合不拢嘴了,一个劲的敬他们酒,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能喝,那是喝得非???。

    开怀到饭局散了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们还在寒暄,黎梓落可能是怕我出洋相,说有事带着我先走了,一出酒店上了车我就不行了。

    整个人倒在黎梓落身上,抱着他的胳膊傻笑:“你,你看…他们,他们都说我了不起,能干,聪明,就你老骂我傻,我才不傻呢!对了,刚才有没有人说我漂亮?这个最重要,有没有人说?”

    黎梓落把我从他身上扯下去沉声道:“你还挺受用的,夸你两句都找不到北了?!?br />
    我“嘿嘿嘿”的傻笑着。

    回到家黎梵看见我这样不停说黎梓落:“你也不拦着点?”

    黎梓落扶住东倒西歪的我:“给她锻炼锻炼?!?br />
    说完干脆把我抱了起来,黎梵扶住我,两人一起把我送进房间,我还扯着黎梵说:“我告诉你啊,我领导们都夸我…”

    黎梵立马来了句:“那哪是夸你啊,那是拍黎梓落马屁!”

    好吧,一句话让我扎心了。

    黎梓落进浴室换了身衣服出来对黎梵说:“你回房吧,我来搞?!?br />
    黎梵不放心的说:“你能搞定吗?这丫头一喝醉就跟死猪一样?!?br />
    然后我就看见黎梓落悬在我上方露出浅笑,黝黑的眸子里全是漂亮的小星星,我喃喃的说了句:“你真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头很疼,刚睁开眼有一瞬间的断片,然后伸了个懒腰,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自己酒量都控制不好,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你把自己喝成这样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我蓦然转头,看见黎梓落坐在窗边的沙发旁,视线从桌子上的电脑移到我身上。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被换上了睡衣,就听见他继续说:“给你脱衣服的人,可不会有我这么好心再给你穿上?!?br />
    我翻了个身:“可是你昨天晚上也没阻止我啊?!?br />
    他收回视线:“你还十八吗?”

    我从床上走下来揉了揉头发:“明明十六?!?br />
    我一边刷牙一边又飘了出来含糊不清的问他:“你以前不是不给我喝酒的吗?”

    他头也不抬的说:“我现在还是不希望你喝酒,但是该喝的时候要会喝?!?br />
    “什么叫会喝?”

    他似乎很忙也没时间回答我的问题。

    我白天带着一个同事去拜访了一个大客户,告诉他我要调到蓉城了,不过有什么事还可以随时联系我,或者我的同事。

    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安排了几个拜访,平时不觉得,要离开了才发觉我手上的客户还真挺多的。

    下午黎梓落开车来接我,告诉我明天黎梵就要开庭了,他说他会亲自过去一趟,我说我拜访完客户也赶过去。

    路上的时候,我问黎梓落:“为什么这次江城酒店如此大规模的换血?难道那些人都是朱总的党羽吗?可怎么还涉及很多其他部门的人?”

    黎梓落告诉我周瑾安排了一个人到前厅质疑前台,然后挑起事端,他才好借个由头彻查这件事,当天夜审了所有系统账目和打印账单,还查出前台将待结客人的余额结转到别人名下,甚至根据酒店不同时段推出的价格差,擅自修改房价,赚取其中的价格差额,并将实际已退房但未到退房时间的房间,电脑暂不做处理,与客房那边的个别house.keeping串通一气,进行二次销售,等等一堆问题!

    我若有所思道:“怪不得周瑾说他以前就发现客房那边存在房态差异!”

    黎梓落一只手拨动着方向盘淡淡说道:“这些小动作不可能其他部门发现不到,首先不管是财务还是前厅经理都会核对upgrade报表,预订部肯定要查same.day.cancellatn报表,订房过来的所有取消作废都需要有原因,如果是前台操作的事宜需要前台经理或者以上领导层签字并且说明原因,财务部存底。

    换言之,这是一个牵扯到各个部门,各个领导层的贪污事件!”

    我吃惊的说:“天呐!怎么会这样???我以为就前厅部有问题呢!真没想到这么多部门都参与了,这样说来我感觉好细思极恐啊,就像一股恶势力渗透在我们酒店内部一样!你们是怎么查到的???”

    “周瑾一上任就开始查了,你可别低估了他的能力?!?br />
    我不解道:“可是…这件事难道不犯法吗?完全可以告这些人侵占职务罪或者贪污罪啥的,这么多年肯定坑了不少钱!”

    黎梓落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这个结果,是我和周瑾经过深思熟虑决定的,这些事都不是小事,发生在像我们这种级别的酒店来说,可以讲是非常大的丑闻了!也是管理上的漏洞,连我一开始都没想到这么多部门能参与进来。

    放朱守山一马不是他值得原谅,而是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引火烧身?!?br />
    我愤愤不平的说:“太便宜他了,凭什么,这么多年钱肯定也没少贪,你真不知道,我原来在礼宾部的时候,收来的小费都要上供的,上供的越多提成才能越高,一层层的剥削,我早特么看不惯了!”

    黎梓落玩味的瞥我一眼:“慎在于畏小,智在于治大,不能因为图一时解气误了大局?!?br />
    站在公司的角度,我知道黎梓落的决定是对的,温泉小镇一期才上线,很多招商和售楼都在持续推进,这个时候的确不能大张旗鼓。

    可能我还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反正就觉得这么轻易放过那个猪头,心里老不痛快了!

    我就安慰自己反正以后也看不见他了,希望他能回家养猪去!

    但我没想到朱守山并没有回家养猪,而我会那么快又碰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