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再把自身安危交给别人,那我就是一个纯粹的大傻子!”

    **

    脑海中迷迷糊糊,尚未苏醒过来,艾伦心底就闪过这个念头。

    说好了的会?;ね蛉?,然而事实上敌人根本就怎么费事就把他给抓住了,这算什么?

    说话和放屁似的!

    “赛缪尔都是一群蠢货!”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头脑渐清,艾伦却并没有着急睁开双眼,而是用耳朵感知着周围情况。

    一片安静,除了风声之外,连脚步声都没有!

    感受了半天,实在没有其他发现,艾伦忍不住睁开双眼。

    然而入目的情况却让他吓了一跳。

    他现在竟然在高空!

    面部朝下,虽有一层薄薄的黑雾阻隔,但仍旧能够看清下方情况,零零散散的灰色云朵缓缓漂浮,一群鸿鹄从云朵下方翱翔而过,在下方,则是一片灰暗的大地,各种微小的事物隐约可见;因为还是夜晚,除了清冷的月光之外没有其他光线,以至于一切都有些朦胧。

    艾伦发现他并没有遭到束缚,但周围密布的雾气显然不是在和他过家家。

    黑雾看似缓慢但飞快的移动着,天空上那变得硕大的银白色月亮照映着前方路途,放眼望去,层层叠叠的云海涌动,时不时能看到一些紫色的蛇状魔兽从中翻涌而出,复又被“吸纳”而去。

    黑雾翱翔在这云海之上,不断向着月亮所在方向漂浮而去,犹如一条畅游云海的孤舟。艾伦被困在内部,周围一片空虚,逃跑八成是够呛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

    但他仍旧有所不甘,于是开口问了一句:“你是谁?”

    “沃尔特,你可以叫我沃尔特先生?!泵挥卸嗌俪僖傻?,黑雾回答了他的问题,那声音也没见有丝毫阴郁,反而听起来竟然有些和蔼。

    然而艾伦可不觉得听起来不错的声音就真的没有恶意,眼下的事实是,他被这个家伙给绑票了。

    他忍不住问道:“你抓我做什么?我貌似没得罪过你吧?”

    “我的包袱被你偷去了?!蔽侄芈源判缘纳艋卮鸬溃骸暗比?,这只是个小问题,主要是很多人都对你感兴趣,而我同样如此?!?br />
    这个回答有些蹩脚,艾伦皱眉道:“只是感兴趣,就冒着被天启埋伏的风险抓人?”

    黑雾阻隔着外面环境的各种侵蚀,所以艾伦此时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当然所处环境方面是次要的,令他纳闷的是,他并没有遇到什么冷嘲热讽或者威逼利诱甚至完全无视之类的问题,他觉得这应该是他没长嘲讽脸的原因,当然这也是他“运气”好,抓他的人性格竟然这么古怪?

    怎么想的呢?

    不会知晓艾伦内心的吐槽,沃尔特的声音听起来仍旧“笑呵呵”的,他回答道:“如果兴趣到了一定程度,那就值得冒险,你的手段很奇特,明明力量不太强,但竟然能够无咒施法,所以有些人怀疑你是某些人的转世体,当然我也怀疑,但似乎你又不是,因为你的做事风格明显和他们背道而驰,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你真是的话,那我们现在抓住你可是件天大的喜事了?!?br />
    “那些人?哪些人?”

    “一群难缠的法师,十八年前给我们造成了很大困扰?!?br />
    沃尔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耳边出现的,然而艾伦周围明明只有一团黑色雾气存在,这让他颇感别扭,不过他现在最主要的心思还是放在该如何逃跑身上,尽管周围环境很危险,但冷静下来后艾伦发觉自己好像并不是全无希望。

    对此,沃尔特仿佛能够猜到他在想什么一样,语气满是无所谓的说道:“如果你不怕摔死的话,大可以随便挣扎,尽管你手段很多,但境界却很低,我不觉得你能在高空中存活?!?br />
    “你就这么确定?”艾伦的话听起来像是在抬杠,然而黑雾对自己的观点很笃定:“这是千年不变的铁律,有些能力只有在到达某个境界后才能掌握,就算你是转世之人也不会意外,说实话我现在基本确定你并非那些人的转世,因为如果是的话,你不大可能还在这种力量层次上,看起来很厉害,但其实也就是个正式法师的程度?!?br />
    “那你干脆将我放了吧?!卑酌Φ溃骸胺凑乙膊皇悄忝钦业哪勘?,抓我有什么用?”

    “不要妄想了,”黑雾说道:“等到我回到基地后就能确定你到底是不是转世之人,如果不是的话那更好,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无咒施法的?!?br />
    艾伦暗暗可惜,然后意有所指的道:“你就不怕天启报复?”

    然而黑雾对此却不以为意,他道:“本来就是敌人,你觉得我还有必要怕吗?”

    “你们为什么想要入侵群星?”艾伦又问,这个才是他想要问的问题。

    “因为群星有吸引我们的东西存在?!蔽侄乩鲜祷卮?,仿佛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什么东西?”

    “上个时代留下来的重要东西。你应该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人类都起源于群星大陆,这里有非常多的秘密?!?br />
    听他这么说,艾伦反而更迷惑了,不过他更加好奇另外一件事情。

    “看起来你一点也没有隐瞒的想法?”

    “你说的没错,我挺喜欢你的,所以也不想隐瞒?!蔽侄氐幕卮鹩行┏鋈嗽ち?,艾伦忍不住有些愕然。

    “喜欢....?你该不会是个鬼佬吧?”

    “鬼佬?这是你们本地人的俚语吗?不过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对女人不感兴趣?!?br />
    他这句话令艾伦警惕不已,以至于引来沃尔特一阵好笑:“不过我也不喜欢男人,事实上,那种事情是个很低级的趣味,和杀戮一样的低级,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会执著于此?!?br />
    “那是你没尝到甜头....你该不会是个处男吧?”

    “处男?”

    “意思就是.....”

    仿佛朋友似的,两人竟然开始闲聊了起来,可能这家伙飞在半空实在太无聊,也可能他性格本来就很“和善”,总之沃尔特不抗拒艾伦的没话找话。

    而艾伦其实也只是想着套话而已,原本也没报什么希望,但谁知道黑雾竟然是如此“好相处”的一个人?

    “这是运气还是不幸?”他暗暗感叹。

    只是尽管待遇还算不错,但艾伦显然没有幼稚到真的认为这厮会和自己交朋友,交谈的间隙,他一直思索着逃脱办法。

    法术?

    他现在能用法术,或者可以说,他现在能用他一切手段,沃尔特并没在他身上做什么手脚,也没有没收他任何东西,可能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不认为艾伦会傻到在高空中挣脱他的束缚吧。这在他眼里是找死的行为。

    然而他并不了解,艾伦可是能够变成鸟的。

    一个人在高空处自然无法存活,摔下去基本上十死无生,然而一只鸟就没这种问题了。

    只是,逃脱后的生路没问题,但该如何从这黑雾内逃出去呢?

    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这黑雾的强度和手段艾伦并不了解,机会只有一次,他得做到万无一失。

    “得想个办法?!彼妓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