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心里各种警铃大作,但清萍还是嗯嗯啊啊的应付完了妹妹的盘查。

    而聂远在看到她那怂的一逼的模样时,也猜测到了应该是清若凝打过来的电话,而等清萍终于挂了电话,他才凑过来问道:“怎么样?”

    清萍无语了半响才郁闷道:“我妹说要是我不住学校,那就要自己负责自己的所有生活费?!?br />
    聂远眼睛一亮,上前楼住她道:“没事,我养你!”

    清萍用手推开他的狗脸嫌弃:“行了吧你,我还没有那么废,不至于连自己的生活费都赚不到!更何况你养我?不成了包*大学生了吗!让我妹知道,我估计会被打断双腿……”

    聂远一噎不由为难嘀咕:“那你打算怎么赚钱?继续写小说吗?”

    清萍摇摇头道:“小说得继续写,不过我一直以来小说赚得的钱全部都是直接转入一个账号,让我妹拿去投资固定资产了,生活费不能靠这个?!?br />
    聂远眉头立马皱起:“那你……”

    清萍笑咪咪:“没事,我可以像普通大学生一样出去找兼职??!同时也可以磨练一下自己的生活技能,首先我要学会做一顿家常菜……”

    两个星期后——

    清若凝正懒懒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铅笔和画本勾勾画画。

    陆浩辰从厨房拿着一罐啤酒回来坐在她身边,边摆弄电脑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结果在看到一份情报时,他不由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清若凝闻言回过头看向他的屏幕,结果看了一会脸色也怪异了起来,好半饷才撇了撇嘴道:“真是丢人!”

    陆浩辰把情报关掉,然后才好笑:“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懂得去付出了不是?!?br />
    清若凝不屑嘀咕道:“哼,以前让她多看多学,结果却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现在却又去特意学,真是蠢女人!”

    陆浩辰见她愤愤不平的在那里嘀咕,就知道清萍这丫的到底是有多让她糟心了。

    他放下手提电脑,伸手把她搂到怀里道:“好了,现在有了聂远,也算是给她找到个不错的人家了。她就是一辈子都是公主病,聂远也不会嫌弃她的?!?br />
    清若凝靠在他怀里,但想到清萍这死女人做下的那些破事,忍不住又冷哼了一声道:“看看再说吧,聂远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又没有真正了解过。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说不定过两年就什么都变了?!?br />
    陆浩辰撩起她的小脸看着她:“你这这话,我怎么总感觉有些含沙射影?”

    清若凝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搂住他脖子道:“你变了我也不怕!我现在有钱了,等你不要我了我就去泡胡哥!我就给他把琅琊榜写出来好了!”

    陆浩辰搂紧她眼睛一眯:“你这又提醒我了,要是我想出轨,那我出轨前得先把这世界上的帅哥都灭了!”

    清若凝却笑嘻嘻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帅哥,能打动我的从来都是一个人的内涵。要不在出轨前你把这星球上的男人都灭了?”

    陆浩辰郁闷的搂着她道:“算了太麻烦,我还是不要出轨好了?!?br />
    夜——

    陆浩辰轻轻把清若凝从新安放好,他就躺在她旁边撑着脑袋看着她的睡颜,不由又想起今天两人瞎扯时说的话。

    对于他出轨这个话题,他觉得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他并不是什么纯良之人,自然也是有过一段年少轻狂的,那时他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对于所有山盟海誓约定终身的词,全都不屑一顾。

    那时他看到过一句话,大概就是说人生下来就是不完整的,必须找到自己的另外一半伴侣,才算是完整了。

    他的女人太多了,多的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另外一半到底是哪个妹子!所以,都是些无病呻咛的屁话。

    但是,现在他却觉得那些话都非常有道理。在遇到清若凝并爱上她之前,和遇到她爱上她之后,陆浩辰觉得这一前一后就是自己的两段人生。

    没有遇到她前,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甚至不畏惧死亡。任务的时候完全可以豁出去,毕竟对比起自己这一身皮所代表着的责任,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犹豫的。

    但是,在遇到她后他学会了害怕和恐惧,她成了他放不下甚至是不能放下的存在。

    他会因为对方的一点点妥协而欢喜,会因为两人相爱都感觉这世界是如此的美好,还有很多很多……

    能找一个与你完成契合的伴侣,确实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事,他觉得自己残缺的地方真实的被对方一点点填满。

    那种感觉,是无法言语解释的。

    而就像一个一无所有的人,突然得到了真全世界。既然已经握在了手里的幸福,他又怎么可能会再次放手?

    陆浩辰伸手摸了摸她绯红还没有散尽的脸,喃喃道:“清若凝,这辈子你都别想逃离我!”

    转眼数年过去——

    清若凝呆呆看着验孕棒上面明显无比的两条杠,呆了好一会,直到门外传来陆浩辰那小心翼翼的询问声,她才咬紧了牙关猛打开门。

    对着就在门外鬼鬼祟祟的陆浩辰,比了比手中的东西吼道:“是不是你搞的鬼?。?!”

    而陆浩辰看到她手中的东西眼睛就直了,然后快速的抢过来查看一番,才一把抱住她狂喜道:“老婆!我们有孩子了?。?!”

    清若凝被他抱着傻兮兮地蹦了好一会儿,原来那冲天的怒火,他的怀抱里一点点消散。

    最后看着他那乐的不到边的傻样,不由无力道:“陆浩辰,我们现在大三还有半个学期才毕业……”

    陆浩辰欢喜道:“没事没事,孩子肯定是要在我们毕业后才出来的!我们现在先结婚,婚礼你想弄成怎样的……”

    看着明显已经乐疯,正在喋喋不休的陆浩辰,她不由头痛的捂住了眼睛!

    都怪清萍和聂远这两个混蛋!整天就知道在朋友圈晒聂苓儿的萌萌哒,结果真刺激到这家伙了……

    但是,他们现在才大三好不好?就不能再缓半年吗!

    大学还没毕业就迫不及待的举行分婚礼,为什么有种好羞耻的感觉?